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非遗时光】山村工匠烧出皇城琉璃瓦

  琉璃烧制技艺是古老的传统手工技艺。琉璃是中国古代宫殿建筑以及现代中式建筑的重要装饰构件,用于宫殿、庙宇、陵寝等重要建筑。古法琉璃的制作工艺相当复杂,而且主要依靠手工制作。

  古建琉璃专家肖永旺是土生土长的门头沟琉璃渠村人,他家三代都是琉璃手艺人,他更是对琉璃烧制历史颇有硏究,说起琉璃就好像在说家谱:“琉璃渠烧造历史可以追溯到元代。修元大都时,这个村就开始搞烧造了。史书《元史百官志》分册记载说,‘琉璃局设大使、副大使各一员’,琉璃局指的就是琉璃渠村。村里至今还有琉璃局的说法。明代从南京迁都到北京后,大兴土木,古建琉璃达到了一个高峰。《宛署杂记》记载,‘对子淮山下产坩子土,堪烧琉璃,本朝设有琉璃厂。’这个对子淮山下就指的是琉璃渠村。”

  琉璃渠村本就是因烧制琉璃而得名。自元代建官窑为皇家烧造琉璃至今,除一些设备改进外,琉璃渠的琉璃烧制技艺一直都在原汁原味地传承着。“其实烧制方法一直没变,就是现在引进了一些机器,效率提高了。”琉璃烧制技艺北京市级代表性传承人赵长安说,“以前搅泥就是拿棍子打,把泥打均匀了再上去踩,现在就是用机器搅拌。”

  琉璃烧制看似简单,操作却十分复杂,主要工序就有二十几道,再细分有近百道工序,烧制一件合格的产品,每道工序都马虎不得。赵长安说:“从选料开始,配料、搅泥、制模、注浆,然后再生产岀模具、印坯,干燥,然后素烧、上釉、釉烧,最后检验出厂。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配釉、制模、烧成这三道工序。”

  要使琉璃瓦达到“成大形而不开裂,经百年而不掉釉”的完美品质,除了原料、配釉讲究外,最关键的是“两窑烧造法”,这也是官窑与民窑的区别。每件琉璃活件都要经过两次烧制,第一遍是在塑形完成后,技师会将琉璃瓦的泥坯放入素窑烧造定型。定型后开始上釉,晾干后还要再放入色窑二次烧制。十多天后还有更加严格的检验,有一点瑕疵都会被无情地淘汰。

  赵长安说:“一块合格的瓦,首先坯体的强度够硬,烧完后坯体钢化,敲起来当当地响。检验合格才可以挂上釉,我们叫挂色;然后入色窑,烧完以后看看釉流没流,有没有炸裂,釉色是不是光亮,有没有杂质……”

  赵长安很幸运,他在苦心研究琉璃制造技艺的同时,还参与了很多大型建筑的修复工作。故宫太和殿房顶琉璃瓦的更换,赵长安不但全程参与,还亲手复制了其中的几个走兽。“太和殿2006年大修,要求修旧如旧。当时把琉璃瓦全拆了下来,原来的旧瓦挑一些好的装回去,釉剥落得较多、但坯体还不错的,把釉打掉然后上釉重烧一遍,再加上一部分新瓦。太和殿屋脊的走兽有11个,这11件东西是二级文物,每天搬岀来复制,晚上要搁到一个地方锁起来,专门有人保护。就说复制这仙人吧,它是明式的,比清式的复杂很多,而且很大。我有幸复制仙人骑鸡(是凤凰的造型,但皇后是凤,因名讳,就叫仙人骑鸡),要保证和太和殿的一模一样,羽毛一根都不能多,一根也不能少。我做了8个仙人,光那个仙人骑鸡就做了2个月。”赵长安说。

  除了参与大型建筑的修复工作,赵长安还潜心研究。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借鉴了瓷器、雕塑等工艺品的外形和制作工艺,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实践,开发出了许多新的琉璃工艺品种,比如微缩老北京门墩儿、微缩太和殿走兽、影壁挂件、琉璃鼎等。

  此外,他还积极进行着琉璃烧制技艺的传承工作。虽然目前琉璃烧制技艺处于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但赵长安不希望在有生之年看着这项非遗项目成为历史,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让更多的人爱上琉璃,走进琉璃的多彩世界。“现在我经常到学校给孩子们讲课,讲讲琉璃的历史,让孩子们动手体验琉璃制作,慢慢激发他们喜欢这一行。”

  为追寻千年印记,文旅君带您回味京城文化,探索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统医药、传统民俗,在感受的路上传承非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