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一个空肥皂盒的故事

  一个空肥皂盒的故事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一個空肥皂盒的故事 聯合利華引進了一條香皂包裝生產線,結果發現這條生產線有個缺陷:常常會有盒子裡沒裝入香皂。 總不能把空盒子賣給顧客啊,他們只得請了一個學自動化的博士後設計一個方案來分揀空的香皂盒。

  一個空肥皂盒的故事 聯合利華引進了一條香皂包裝生產線,結果發現這條生產線有個缺陷:常常會有盒子裡沒裝入香皂。 總不能把空盒子賣給顧客啊,他們只得請了一個學自動化的博士後設計一個方案來分揀空的香皂盒。 博士後拉起了一個十幾人的科研公關小組,綜合採用了機械、微電子、自動化、X 射線探測等技術, 花了幾十萬,成功解決了問題。每當生產線上有空香皂盒通過,兩旁的探測器會檢測到,並且驅動 一隻機械手把空皂盒推走。 中國南方有個鄉鎮企業也買了同樣的生產線,老闆發現這個問題後大為發火,找了個小工來說:你他 媽給老子把這個搞定,不然你給老子爬出去。小工很快想出了辦法:他在生產線旁邊放了台風扇猛 吹,空皂盒自然會被吹走。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能吹是多麼的重要!? 其他觀點: 1、故事有個缺陷---只要通過一次 5 人以上的頭腦風暴,必然會出現用風扇吹這個方案,耗時不會超 過 1 個小時。在自動控制中篩選有各種方案,利用重量/體積/加速度,一個博士生不可能不知道利用 風扇。 2、另外有個故事---美國宇航局發現圓珠筆在失重環境下無法使用,結果花了 2 千萬美刀研製出了失 重環境下可用的圓珠筆,而蘇聯人一直用鉛筆??同空肥皂盒的故事是不是異曲同工呀。 3、我們每個人在解決問題的時候,常常會被以前的經驗限制住,得到的並不一定是最佳方案,從不 同的角度來考慮問題,或許能夠找到最經濟最實用的解決方案。每個人都有自己解決問題的辦法, 高手的答案未必最好,菜鳥的答案未必不可取,古龍小說中高手其招是最簡單的,所謂化繁為簡。 所謂的高深往往是一層窗戶紙,捅破了一文不值,相信自己!多學習,勤思考,學無止境。 4、故事的續集: 小工立了一功,老闆很高興,給了 1000 塊獎金,皆大歡喜。走,哥們幾個喝酒去。可是在經濟危 機的海嘯中,公司要裁員,小工要被砍,小工說:我立過功啊! 老闆說:立個毛啊,屁大點事情, 小聰明! 博士後研究出機械抓臂,出了幾篇 Paper,話說博士後覺得很有廣泛意義啊,不如申請個 專利,開個公司吧!咱可有核心技術啊!至於後來那些 Paper 使一些自由人士寫出了其開源實現---暫 且不提。聯合利華在肥皂生產線安裝空盒識別器之後,忽然有一天發現,有的肥皂盒內雖然有肥皂, 但是只有半塊,有得也有瑕疵,怎麼辦呢?還好人博士後就是厲害,一個機械抓臂夠模組化,咱就 把紅外線識別模組改成瑕疵肥皂識別模組,真省事。而此時可憐的鄉鎮企業的大工(小工被裁了, 不是嗎)傷透了腦筋。電風扇只能吹走空盒啊,怎麼辦?幾年後,小工還是小工,博士後變成了百萬 富翁,上了各大報紙報刊。 5、這個故事挺有寓意,博士後和農民的區別只是思維不一樣,大家對這個問題應該客觀一點來看。 小工的做法固然好,簡單實用,可適用範圍相當小,僅限於能夠被風吹走的產品包裝,如果把這種 方法移用到其他產品生產線上,不見得能夠適用;而博士後的做法明顯具有更好的可攜性,同樣的 設備,只需要根據應用物件修改一定的參數,定能勝任。就這條生產線來看,小工好像是勝了。而 滿腹經綸的博士後明顯因為思維定勢,影響了生產成本,實用性就大打折扣。我們要佩服小工,但 也不能冷落了博士後。論到智力,其實大家都差不多,和聰明不聰明根本無關。讀書讀到博士後的 人不一定是最聰明的,但是一定要有專注力和好奇心,不然做不了科研。而這個小工和這個博士後 比的話,博士後的成果無疑具有更大的推廣性和適用範圍更廣。這是一個小聰明和一個大智慧的差 別。 6、如果博士後不是博士後,他也能想到這個辦法,但是他在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有固定的科研思維, 即能更具可操控性和擴展性。拿電風扇去吹,有效但是不“數位化”和“現代化”。但是對於作坊 式的小廠來說,可能問題不大,但是對於大企業來說,肯定有問題。因此這兩種解決方案都有市場, 中間一定有一個臨界值,臨界值以下,使用小工的方法比較省錢,臨界值以上,肯定是博士後的方 法更省錢。 7、單就解決這個問題來看,小工的方案無疑更高效,更經濟;但是從整個社會發展來看,博士後的 方案卻更好。小工的方案也許只能在這個很窄的領域內使用,但博士後的那個方案在做了改動之後 卻有可能應用到很多其他領域。而且,在解決整個技術問題中形成的各種小的技術方案也會在其他 領域發揮作用,也許可以帶動一條產業鏈。 8、我同意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觀點。站在小工廠的高度,小工的方案當然很好,站在大企業或國家 經濟發展的高度,博士後的方案越多越好。鄉鎮企業老闆不會花大錢做聯合利華的那套東東,聯合 利華也不回因為省那麼點錢而允許車間裡空盒子到處分,和風扇與整體先進的生產線的不協調。 這些採用現代化的技術是為大型企業而訂制的,在小型生產上不合效益,可在大規模經營上還是有 其優勢的。比如說,當肥皂生產速度上升了,風扇有極限,未必能完全吹落,可是博士後設計的程 式只需調整控制速度的參數就行了。比如說,當市場改變了,肥皂盒子提倡用鐵制的,那麼風扇就 無用武之地了,得重新想辦法,可機械手只須調整控制力道的參數就行了;當肥皂廠擴張,要生產 電腦零件了,那麼風扇可能會把沙子吹入,影響精密度,可是博士後的設計依然可以用。 想像當規模足夠大的時候,博士後的程式雖然幾十萬,可每次的改進或許只須幾千就夠了,而且使 用的技術會越來越成熟。可是民工的辦法每次都得重新構思,而且每次都會冒著新的風險。 因此,我們不能一概而論說誰好誰壞,只是大家的應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