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陈启川:粉彩百鹿尊

  中国古代的文化瑰丽而奇特,书法大气磅礴,笔墨书香;绘画集世间奇伟,聚万物于丝帛之上;雕塑活灵活现,鬼斧神工。不论是书法,绘画或是雕塑,都仅为文化之一元,而那瓷器却是博众家之彩,引领了华夏几千年的风骚。

  书法讲究字,而瓷器之上墨彩飞扬。古人喜题字,于奇石上,于瓦当上,于碑牌上,瓷器也不例外。在许多碗碟上,花瓶上,都能见到诗、词,在纯色的器物上寥寥几笔,便让这物件清秀淡雅,独显自家之品味。

  绘画讲究色彩,而瓷器之上的色彩就更多了。不论是一个僧人,一棵古松,或是几只白兔,几只莺燕,都可以给这器物一点生气,一点秀美。或红或绿,墨点洒在光洁的器壁上,便如同一个个奇幻多彩的小世界。

  雕塑讲究形状,而瓷器本就是凭着器型闯出了它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长颈、短颈、溜肩、宽腰、细腰、双耳,哪一种不独道,哪一种不奇特,哪一种不是凝聚了匠人的精巧技艺而成的,哪一种不是古代匠人们对美丽的感悟与幻想!

  粉彩百鹿尊器型端庄浑厚,颇有皇家气质,圆口、垂腹、圈足、溜肩,肩部饰漓龙耳一对。双耳色赭红,漆料圆润光洁,大多数器体双耳处都饰红彩,而故宫馆藏却饰蓝彩,十分少见。百鹿尊通体施白釉,施釉均匀,光滑透明。粉彩百鹿尊名曰“粉彩”,必然与粉彩有关。其器腹处以粉彩绘制山水百鹿图,百鹿神态各异,生机勃勃,在林间玩耍,嬉闹,觅食,信步,小憩,或单只独行,或三两成对,在参天的古木奇树之中演绎着生命的乐趣。山水百鹿图用色古朴典雅,却不失生灵之活泼精怪,其画法遵循中国传统的山水绘画的笔意,特征与乾隆时期清宫画院笔法特征相似,是以宫廷画师样稿为原型所绘制的,而该画技法与波西米亚传教士艾启蒙所绘制的《百鹿图》技法相似,所以百鹿尊器腹上绘画的原型样本为《百鹿图》。笔画细腻,写实会意,不愧为瓷器之中的上品。

  百鹿尊不但造型十分美丽,而且寓意吉祥。“鹿”谐音“禄”,意为俸禄,有升官发财之意,可见古之器物不仅造型出众,而且传达了祝福,这比起直接说起高雅了许多。

  粉彩百鹿尊在康熙时期开始出现,刚一出现就深受皇宫贵族人家的欢迎,皇帝更是爱不释手。清乾隆皇帝把粉彩百鹿尊作为皇家经典器型,非三品以上的官员不能拜请,足以见到粉彩百鹿尊在皇帝的眼中是有多么高的地位了。据说,乾隆皇帝特别喜欢这种百鹿尊,整天看来看去爱不释手,有一次,乾隆皇帝又在细赏百鹿尊,神游其中,仿佛自己就是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鹿,闲游山间,与青云碧树为伴,与灵雀飞莺为侣,全然忘记了一天工作的劳累,乾隆皇帝从中醒过来时还沉浸在“悠悠乎于灏气聚”的仙境之中呢。由此可见,百鹿尊不仅是皇家气象雍容华贵的代言人,更能给予人们沉浸其中的美的享受。所以,粉彩百鹿尊被誉为“千古第一瓷”。

  粉彩百鹿尊以艺术文化之雕塑作为根本,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器身;再以充满古韵的绘画加以点缀,水墨呼应,颜色自然,使人沉浸其中;最后,通过委婉的谐音,把真挚的祝福送到心中,给人留下无数的美好与美丽。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还有科技的变化。

  进入6月,漫天飞的促销红包、预售、定金、满减信息,预示着“618”年中大促即将来临。